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经专栏 查看内容

关于一个反对军国主义的运动缺席的33点思考

2018-11-5 09:37|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54| 评论: 0|原作者: 魏文编译|来自: 环球视野

摘要: 关于一个反对军国主义的运动缺席的33点思考环球视野 魏文编译 叙利亚的战争已经历时七年,20个国家对也门残暴的军事侵略三年了,连一次要求结束这些战争的大规模示威都没有过。美国和它的伙伴国发动了针对一些国家 ...

关于一个反对军国主义的运动缺席的33点思考


环球视野  魏文编译


 叙利亚的战争已经历时七年,20个国家对也门残暴的军事侵略三年了,连一次要求结束这些战争的大规模示威都没有过。美国和它的伙伴国发动了针对一些国家的军事攻击,同时保持放开对伊拉克、阿富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时间最长的战争)、利比亚、苏丹和索马里的战争,每天破坏数百万人的生活。

  战争已经不是“为了解决国家之间的冲突最后的手段”,而是资本主义另一项非常成功的交易,因为武器商品的销售和掠夺别国的自然资源成为从资本主义本身制造的魔鬼那里拯救人类的“灵丹妙药”,但是装成“纵火的消防队员”。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只存在过两个大型的争取和平的运动:反对越南战争和伊拉克的战争。

 

  越南:历史性抗议的特征

  1,抗议从侵略开始以前就开始了:战争由电视转播,在整个美国都能看到50万美国士兵如何在越南摧毁作物和村庄,屠杀平民。图像震动了整个世界。

  2,美国士兵的尸体到达他们的土地:25.8万个非洲裔美国青年和工人阶级的青年被强制招募:乔治·布什—富有的白人—逃避“为祖国服务”,后来他成了美国的总统。

  3,美国非洲裔美国人的民权运动与反对战争的运动合并,创造一支令人震惊的力量。

  4,“消灭越共的共产党人”的借口没有说服人:东南亚的一个小国对美洲的超级大国确实是一个威胁吗?

  5,越南的抵抗是逐步的,全世界的左派力量竭尽全力声援胡志明领导的同志们。对越南的胜利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是决定性的。

  6,像约翰·列侬这样的艺术家们用他们的“想象”或琼·贝兹带着他的吉他到了越南,他们变成这个运动的声音。

  伊拉克:另一个成功的经验,尽管只走到半路

  7,对战争说“不”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开始了。联合国、与民主党有联系的大型媒体揭露布什政权的谎言,同时指出“越南(战争)的综合症”。参议员贝拉克·奥巴马显露自己,看到了他的机会:他承诺离将开伊拉克(和离开阿富汗),但是从来没有这样做。

  8,法国和德国反对美国,目的是挽救它们在伊拉克的投资和在本地区的地位;瑞典的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颁发给贝拉克,这是一个劝阻的、“预防性的”和没有用的奖项。针对利比亚的侵略带上了他的特别的印记:发动战争而不被看见。

  9.反对全球化的运动为和平主义的运动提供了它的后勤支持和数百万积极分子,它的组织和网络。

  10,因伊拉克是世界上主要的石油储备之一,增加了(对美国的)怀疑(这是对阿富汗的侵略没有做的事情)。实际上美国的目标是将伊拉克殖民地化,在中东的心脏地区部署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队。

  11,在西班牙尽管(马德里)311日的袭击事件的策划者们的意图是说服公民“必须镇压恐怖分子”和结束对伊拉克的占领,人民的口号集中在让他们的军队撤出那个国家(已经不是“结束战争”)。战争继续到今天,被人遗忘。我们不能让战争停止:伊拉克的部分居民(什叶派阿拉伯人和逊尼派库尔德人)被欺骗了,他们支持入侵。

 

  争取和平的运动的消失

  在右派势力提出“文明/宗教的对话”以便减缓战争的后果的同时,左派几乎从地图上消失了,这里是某些原因:

  12,面对军国主义的实力因“不能做任何事情”造成的失落感。

  13,发动战争的人学习在伊拉克的经验,他们开始战争时兜售自己是“人道主义者”(在利比亚),“反对恐怖主义”,利用911日袭击事件(在阿富汗和马里),甚至简单地隐瞒战争,比如在也门的战争。

  14,利用化名为不同国家的“承包商”,而不是派遣本国的士兵。这样就不会有“棺材的崩溃”,因而不会有家属的抗议。西班牙通常聘用拉丁美洲人:2007年至2016年,他们当中有12人死亡,在国际派遣军中他们穿着西班牙军队的制服。据记者米格尔·贡萨莱斯的报道,2012年在西班牙的兵营中有3591名拉丁美洲人。得到几千欧元和事前扣留“证件”对于逃离贫困和事前有组织的青年来说是一种诱惑。

  15,军队的私有化和招募准备为了金钱而杀人和死亡的失业流浪的无产者的企业达到高潮,比如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基地组织(和它的分支机构“伊斯兰国”、“圣战者”、“反叛者”等)、黑水集团(现在是“服务公司”)。在叙利亚逊尼派的吉哈德主义者的团体和它的分部保卫土耳其、美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卡塔尔的利益;法特米云的什叶派团体被伊朗雇佣,瓦格纳被俄罗斯雇佣。

  16,大型媒体已经审查了在战争中平民受苦的形象,借口是“不要伤害观众的感受”,代替它们的是传播士兵们在儿童中间分发糖果的视频,并没有滥用他们。他们使受害者“失去人性”,将他们称作“连带的损害”。在“支持军队”的座右铭之下甚至已经堵住某些左派领导人的嘴,向一些武装到牙齿的同胞发去电视会议的视频祝贺圣诞节,他们已经占领了其他国家的领土。

  17,在被侵略的国家推出“抵抗”,比如塔利班、“吉哈德主义”等,阻止激起对受攻击的国家的同情和真正的抵抗。

  18,俄罗斯和中国被左派的一个阶层认为是“美国的敌对国家”,没有否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利比亚的侵略,或者说俄罗斯参加了在叙利亚的战争。

  19,在战争的舞台上存在混乱,不知道谁是“好人”和谁让是“坏人”:美国武装库尔德人以便让他们为反对“达埃什”而斗争,与此同时武装“达埃什”,以便让他们拆散叙利亚这个国家,顺便强暴库尔德妇女、阿拉伯和土库曼的妇女,等等。之后有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奖励她们当中在强暴和奴役中幸存来的一名妇女。

  20,存在一个进步主义的阶层,它相信能够将一场战争变成一场社会革命,举出1917年在俄国的十月革命作为例子。今天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注意到帝国主义国家破坏性的军事实力。今天以进步的名义参加一场战争不是一种愚蠢,而是一种诈骗。

  21,集中在示威和揭露,忽视一种连续的提高公民觉悟的工作,指明反对其他人的战争的动机和后果。比如,可以问的是西班牙在马里做什么,或在阿富汗和黎巴嫩做什么。其他的问题还有在数万名叙利亚人和也门人死亡当中西班牙卷入到什么程度?

  22,将帝国主义变成神物的错误成为世界上所有战争的来源,保持旧的“北方反对南方”焦点,看不到“阶级的视角”:比如叙利亚的战争主要是一场地区大国之间的冲突。

 

  我们能够做的事情

  既然没完没了的“反对恐怖的战争”和反对“流氓国家”的斗争的时机承诺达到新的国家和又一个十年,首要的事情是建立一个愿意投入反对军国主义的运动:

  23,将“反对在任何旗帜下、任何名义和概念下的战争”变成一个不可动摇的原则,与“反对拷打”一样。

  24,将地方的事情变成全球的事情:让居民记住参加对其他人民的屠杀,对以我们的名义犯下的罪行闭眼不见,不可能建设一个公正的社会。

  25,指出现在的战争的目标不是一种“政权的变更”(可能像过去一样用政变或暗杀去做),消灭本·拉登、阿萨德、萨达姆或卡扎菲,而是将有战略意义的国家殖民化。

  26,不再将参加屠杀数百万外国人的国家叫做“民主的”国家。马丁·路德·金曾经指控美国政府是“世界上最大的暴力提供者”。

  27,揭露用价值上百万欧元的一枚战斧导弹今天可能避免死于饥饿的10万儿童中的一些死亡。唐纳德·特朗普为新的战争建立了一个内阁,企图让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伙伴国付更多的钱,让更多的人当炮灰。2018年美国的军事支出达到6030亿美元,相当于随后14个军事支出的总和;2017年增加了250亿美元,2019年将再增加160 亿美元,将削减公共住房、医疗救助、教育和环境等领域的支出。

  2018年为西班牙的军事支出和控制社会达到320亿欧元,根据龟岛反对军国主义的团体的说法,这意味着与上年度相比增加了10.7%(约每天8000万美元),与此同时1020万人(居民的22.3%)生活在贫困 线以下。

  28,在中学里为了和平的教育是为了在将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操纵他们,派他们去放炸弹或发射导弹以便消灭其他人。

  29,邀请生态主义运动成为这场斗争的一部分:从1980年以来到现在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投下的炸弹的数量不仅埋葬了数十万人,而且污染了土地、水源和空气,对地球产生的环境的损害后果严重。这些国家成了贫铀的坟墓和实验新的军事装备的土地。

  30,和移民一起工作,因为一个重要的阶层逃离了战争和武装冲突。

  31,与实力强大的妇女运动相结合:这里和那里的妇女是被 军国主义损害 的主要的群体。

  32,将世界上存在的机构包括进去,以便在各国之间合作和负责任的基础之上发生一种积极的变化。

  33,坚持有伦理的消费主义:不以任何代价消费其他国家的石油和它们的钶钽铁矿。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1018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