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意识形态批判 查看内容

什么是意识形态(一)

2018-10-26 07:59|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156| 评论: 0|原作者: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

摘要: 什么是意识形态?第一节关于意识形态的一般概念在现代社会风是生活中看电影,尤其是看电视已成为人们最日常的生活。但是,如果看的是无声电影或无声电视,有谁会“懂得”这些话面的意义呢?人们会按照自己的理解来悟 ...

什么是意识形态?


第一节  关于意识形态的一般概念

 

在现代社会分事生活中看电影,尤其是看电视已成为人们最日常的生活。但是,如果看的是无声电影或无声电视,有谁会“懂得”这些话面的意义呢?人们会按照自己的理解来悟出这些话面的“涵义”。这样,不同的人们会有不同的理解,结果就会引起争议,并且永远不会得出公认的结论。把这种情况,从电影和电视画面转到现实时空中的社员人本身的分事生活形态中,情况也并不见得好些。这些现实的人本身“肉体——感觉——精神”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生活形态,即第一篇所指出的包括吃喝、拉撒睡等十二种生活形态,这是唯一现实的可用自然科学量度的社会形态。但是这些生活的当事人是些历史的产生了意识精神的当事人。他们要从这个唯一现实的社会分事中悟出某种意义;他们又要把这个悟出的意义从自己的头脑意识精神中搬到头脑之外的现实世界中;他们把头脑想到的当做眼睛看到的,把只存在于主观意识精神中的,当作现实世界客观存在的。因此,在当事人看来 ,这个人世间现实发生着超越十二种生活形态的事情。这个人世间有此岸和彼岸、神事和尘事、善事和恶事、美事和丑事、正事和邪事、正义事和罪恶事、公平事和偏私事、自由事和压制事、真事和假事,以及是和非、真理和谬误、高贵和卑贱、光荣和耻辱等,一句话,社会分事生活形态被披上了意识形态的外衣。这是一件光怪陆离的外衣。当事人继承传袭下来的这种意识形态的外衣在头脑中中迷合和笃信,在眼前闪着灵光。现实社会分事生活形态只是现象,而这个意识形态才是本质、本义。这个本质、本义无法用眼睛看出来,耳朵听出来,手摸出来,体触出来,鼻闻出来,口尝出来;它是超肉体、超感觉的,而且不是可以用生活精神和自然科学理性来把握和理解,而只有用意识悟出来。只有用第三只眼睛看出来,并且只有用那个意识语言来表述。所以这正是人们看不懂无声电影、无声电视的原因,人们已习惯用意识精神说自己的现实的社会分事生活,并且用意识精神来支配自己的现实的社会分事生活。只有用八种自然科学方法进行量度的社会分事生活被弃之不用。现在的意识要用自己发明的千百种超自然尺度和量纲来量度自己发明的披在生活形态上面的意识形态外衣。任何一部有声电影和有声电视,无一例外的宣讲者意识形态。把现实的社会分事生活翻译成意识形态的语言之后,方才理解和明白,当事人自谜主中谜于把现实社会分事形态异化为头脑发明的意识形态。比如把现实的太阳异化为太阳神,从而去崇拜那个太阳神;把现实的自然的太阳异化为真正的太阳,并把头脑发明出来的太阳“本质”当作发现太阳的本质;一句话,在现实的人本身中去“发现”那个抽象的“人”,于是这个抽象的人,真正的人创造出一个人的世界,人的社会,真正的社会。这个抽象的社会形态正是我们所说的意识形态。于是社会形态被异化为意识形态或意识化的形态。而当事人则笃信这个异化的世界是脱离了头脑的现实世界。社会形态从现实的分事生活形态。中经观念形态(包括所有制形态、价值形态、亲属形态),达到意识形态(宗教、道德、政治、法律、文学艺术、哲学)是一项历史性的工作,是当事人在社会分事生活中产生,并伴随社会分事生活的变化而变化;伴随社会分事形态和观念形态的变化而变化;伴随社会分事形态和观念形态的革命而革命。人们笃信在人世间能做出善事、恶事、神圣的事、公平正义的事、合法的事、犯罪的事等等其他意识形态的事,其实这千百种事都是把社员人本身的分事生活形态“社员人本身——分事生活——财富环境”异化为那些抽象人、真正人的意识形态中的“事 ”。比如在基督教宗教意识形态中的圣水、圣餐、洗礼等,就是把这些用自然理性可把握和理解的最简单的社会分事生活当作神圣的宗教形态来崇拜,赋予超自然的意识形态的意义;现实的自然分事形态被异化为神圣、高贵、神秘的意识形态,或现实社会分事形态这一现象形态背后的本质形态。在这一意识形态对现实形态的异化中,社员人本身成了善人和恶人、教皇和使徒、君主和臣民、君子和小人、高贵者和卑贱者、良民和罪犯等等抽象的人,正是这些人创造了一个意识形态的社会。他们做自己的好事或坏事,并把那个自然形态的环境财富也是意识形态化为某种超自然的意义了。意识形态是当事人的意识形态,正是当事人自己把自己本身的社会分事形态异化为一个超自然的形态。并确实笃信、虔诚、中迷这个形态是一个现实的形态。哲学家定义,人是有意识的动物,动物没有意识形态,只有人才有意识型态。 孟子说:“人与禽兽所差几矣,廉耻而已。”这是意识哲学或意识哲理对意识形态的崇拜和中迷,也是对意识自己的崇拜和中迷。的确,日月的阴晴圆缺,一年四季的春夏秋冬,寒霜雨露,及万物的生生灭灭,动物的交配繁衍,植物的发芽、生长、开花、结果,虎豹长出美丽的皮毛,玫瑰开出美丽的花朵,并不是从事某种真正的事业,也不依据什么权利和义务,它们依据达尔文发生的生存竞争,自然选择生存和进化,它们并不为自由、正义、真理而斗争;它们只有唯一的自然形态,而无需披上五光十色的意识形态。在植物万花丛中并没有长出一只“真正”的花朵。它们不会按良心生长,按权利和义务发育,按善恶来区分花卉的好坏。的确,意识形态是社会独有的形态,只存在与社员人本身头脑的特定的意识精神中,威力无边的上帝神明不会超出人们的鼻子尖;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终究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悲惨世界》的主人翁冉阿让毕竟是个文艺创造,是现实社会分事生活心态和观念形态及意识形态的反映。对意识形态的社会形态中的定位无疑是对意识形态进行分析、研究、批判的大前提。而这个分析、研究、批判的方法或道路仍然一如既往,是自然的道路,是历史道路,是“自然理性、实证知识、哲学思辨”的道路。

人们在现实的社会分事生活形态中。以现实的人本身进行生活,并与他人生活相联系,造就着自己的人本身并度着和实现自己的生命历程。但是,这些当事人在意识想象中,把自己不是作为人本身,而是当作“人”来从事那种意识形态中的事,这样人本身作为社员在社会分事生活形态中的“肉体——感觉——精神”的生命过程就异化为一个抽象的人的身份的命运,一个幽灵一样的变换历程。人们就认为不是从是可自然量度的十二种生活形态,而是从事那种种意识形态的事业。这是些什么样的事业呢?施蒂纳对此批判说:“还有什么不是我的事!首先是善事,而后是神的事、人类、真理、自由的事、人道和正义的事;以至我的君主和我的祖国的事;最后,则还有精神的事和成千其他的事。唯有我的事从来就不该事。‘呸!只考虑自己的利己主义者!’让我们看看我们为之操劳为之献身、受其鼓舞的那些事业,它们自己又是如何对待它们的事业的。......既然神和人类不外乎只将它们的事业质置于自己的基础上;那么,我也就同样将我的事业置于我自己的基础上。同神一样,一切其他事业对我皆无,我的一切就是我,我就是唯一者。......让那种不完全属于我的事业滚开吧!你们认为我的事业至少必须是‘善事’?什么叫善,什么叫恶!我自己就是我的事业,而我既不善,也不恶。两者对我都是毫无意义的。神的事是神的事业,人的事是‘人’的事业。我的事业不是神的事,不是人的事,也不是真、善、正义和自由等等,而仅仅只是我自己的事。我的事业并非是普通的,而是唯一的,就如同我是唯一的那样。”施蒂纳的批判是利己主义,他说:“现在清楚了,神只关心自己的事业,只为自己操劳,只为自己考虑,眼里只有自己;诅咒一切使神不得安宁的东西吧!神并不是为更高者效劳,只是使自己满意。神的事业是纯粹利己主义事业,人类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我们应将人类的事业作为我们的事业吗? 人类的事业是一项他人的事业吗? 人类为更高的事业效劳吗? 否,人类只看到自己,人类只想使人类发展;人类自身既是它的事业。为了人类的发展,它让人民和个人在为它效劳的过程中受折磨,而一旦他们干了人类所需的事情,那么他们就将被人类扔到历史的粪堆上难以示感谢。人类的事业不是纯粹的利己主义事业吗? ......真理、自由、人道和正义,除了要求你们振奋精神并为他们效劳外,还要求其他什么吗? ......看一看受到忠诚的爱国主义保护的人民吧!爱国者在浴血奋战中或许在与饥谨和贫困的斗争中牺牲了;人民对此又过问了什么呢? 人民以他的尸体为肥料而成为一个‘繁荣的民主’!许多个人‘为了人民的伟大事业’献出了生命,人民只对他们讲上几句感谢的话而从中获得了利益。我们把这种事称之为有利可图的利己主义。......不妨也仔细看看那个如此爱护‘他的臣民’的苏丹吧!难道他自己不是大公无私把每一小时都贡献给他的臣民吗? 是的,为了‘他的臣民’。你试一试,表明自己不是作为他的臣民,而是作为你自己:你将会由于摆脱他的利己主义而不入监狱。苏丹除把他自己作为他的事业的基础外题岂他哉;对他来说,他是一切中的一切是,是唯一者,他决不会容忍胆敢不做‘他的臣民’的任何一个人的。......而从这些昭然若揭的例子里,你们岂就会领悟到利己主义者是最时行的吗? 从我这方面来说,我由此取得了这样一个教训:以其无私地为那些伟大的利己主义者继续效劳,还不如自己也成为利己主义者。”施蒂纳上述思想其实也是一种哲学意识形态。在他看来,从神、人类、人民、苏丹、臣民及自由、正义,以及每个人都是利己主义者,这个人世间是一个利己主义者组成的社会;其实,施蒂纳要批判各种抽象的“人”,而他的哲学则创造了一个利己主义的抽象的人;那个“唯一者”及“我”也只是利己主义的同义语;这样在各色各样的人格化的人中,又添了一个新成员——利己主义者。施蒂纳运用的仍然是意识形态的思维方法,把自由、正义、荣誉、尊严等也人格化为人,这同费尔巴哈把“爱”人格化为上帝是一样的。施蒂纳要批判一切神圣的东西;但他的方法却仍然是宗教的方法。施蒂纳哲学发明的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这哲学意识形态的新人说:“对我来说,我是高于一切的”;并且“我把无当做自己事业的基础”。他的“无”的事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事业呢? 是无“善恶、神圣、人类、真理、自由、人道、正义、人民、祖国、君主及其他精神和成千其他事”的事业。那么没有这些人格化的人的事业,是否就“无”事业呢? 绝对不是!那正是实现的社员人本身“肉体——感觉——精神”从事社会分事生活。正是意识思维给这个现实的可用自然科学精密量度的社会分事生活披上了千百种迷人心弦的意识形态的外衣。按照自然的道路,对社会分事生活可进行八种量度,十二种生活形态毫无超自然意义;但按照意识形态来看,却有千百种意义,或千百种形态。比如,为“正义、自由、真理而战、而奋斗”,这无疑是一个“光荣、伟大、永垂不朽”的事业;自然的社会分事生活被披上了五光十色的、光怪陆离的外衣;社会具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并且唯一现实的社会分事形态“社员人本身——分事生活——环境财富”,被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遮盖起来了;于是出现了所谓“善”的事业、“恶”的事业、“正义”的事业、“自由”的事业、“伟大”或“渺小”的事业、“高贵”或“卑贱”的事业,“合法”或“非法”、“犯法”的事业,“良心”事或“昧心”事等等。做了这些意识形态意义上的事的人。也就被意识形态当做各种人格化的身份人了。所以,出现在意识形态中的“人、事、物”,已不是现实的人本身、社会生活和环境财富,而是一个幻影或幽灵的世界。在文艺意识形态中,比如《聊斋志异》中的鬼狐变人,在《西游记》中的唐僧图师四人西天取经等,这一切文艺故事,人们都知道那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是头脑意识精神的想象、创造、发明,这不包括一个现实的物质原子;在宗教意识形态中,上帝、神明的万能及人们在中迷或虔诚、笃信中意识到的所谓崇拜、祈祷、礼仪等形态亦不包括一个现实的物质原子,2003年的美伊战争中,美国政府宣布这场战争是销毁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推翻萨达姆专制独裁政权,解放伊拉克人民,是为自由、民主而战,为世界和平而战等,反对这场战争的政府,人们则称其是非法的、霸权主义的侵略战争;熟是熟非呢? 唯一的现实的社会分事生活形态,在当事人所经历的这场可以在人本身“肉体——感觉——精神”上量度出来。失去双腿、双臂的儿童在病床上说:“这就是战争带来的自由!就这样来解放我们吗”?有一百多名美国士兵的尸体上盖着美国国旗,并背政治意识形态赋予“烈士”、“英雄”、“为自由捐躯”的意义;拿道德意识来看,这是终于军队的天职;拿宗教意识来说,这是神圣的事业,是上帝的意旨;神职人员将为其安葬、超度其灵魂、并身上天堂。在这场战争中的环境财富的形态和变化也是可以量度的,军舰、飞机、弹药、后勤补给、轰炸、楼房的倒塌等环境财富被使用或破或被破坏;交战双方在战斗,平民百姓生活在战争中。美伊之战是一个现实的当事人进行的社会分事生活,只不过在其上面披上种种意识形态的“宗教、道德、政治、法律、文艺哲学的外衣而已。这里所说的文艺可以从广义来对待,包括对这场战争所做的新闻报道、评论及依此战为背景制作的各种宣传材料,以至由此创作的小说、电影、电视故事等。当我们用现实的自然的方法和道路来认识这场战争时,必须揭去其上的种种意识形态,只有留下唯一赤裸裸的一部无声电影纪录片,一个本身对人本身的战争。所以说,施蒂纳所谓的“我的事业并不是神的事,不是人的事儿,也不是真、善、正义和自由等等,而仅仅只是我自己的事”,这个“我自己的事”如果是现实的话,那只能是一个确定的社会分事生活。并且只是在一个特定社会分事生活中才能被披上特定的意识形态,即把那个特定的事看做特定的意识形态的事。那些具有意识形态思维的人们看来,现实世界确确实实发生,人们确实从事着这些事、事业;意识形态还有这些当事人的实践真理、奋斗目标、真理的事业、生活的本义,并使当事人成为真正的人;正如自然界出现了真正的太阳照亮真正的人世间,并把真正的地球上生出真正美丽的花朵一样。在基督教意识形态看来,这个人世间的不洁的人本身需要通过洗礼来消除原罪,用圣餐养活上帝的羔羊,用圣礼使信徒的灵魂升上天堂;这幅超自然的、违反自然理性的基督教幻影形态对基督教徒来说,那才是真正的、真实的“人”生道路。施蒂纳把人间事全弄颠倒了,在现实世界唯一存在的是人本身“肉体——感觉——精神”所进行的社会生活方事,这是“有”;而那数不清的意识形态不包括一粒物质原子,那是“无”。只是在意识形态的支配下,人们才把“无”当做自己一切事业的基础。在意识形态中,一个极其简单的现实的社会生活分事之“有”,被赋予幻想的神圣的“无”,并笃信这个“无”的真正存在;那个想象的象征意义正是世传并中迷的意义。意识精神执意不看自然的光线,闭耳不听自然的声音,而中迷于意识形态。在意识形态中的那种种幽灵之人,也长着耳朵和眼睛,也长着嘴巴和胃,但它只看到彼岸的天堂,只聆听上帝的神喻,只用象征性的饼干做圣餐。这一切只发生在超自然的想象中,现实生活中仍只展现现实的社员人本身的生命。社员人本身在社会分事生活中造就和展现自己唯一现实的生命,这个社会分事生活可以用八种自然方法量度的十二种生活形态;并且只有在与他人生活相联系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这就是说,在社会总体分事生活形态中,实现着那世代生生不息的各个人本身个人生命,即“你、我、他”的生命,但是,一旦在这个现实形态上披上意识形态的外衣,在人的脑袋里就会闹出比石头说话、桌子跳舞、空中楼阁,鬼狐变人还更奇妙的“事情”来。那些在社会分事中的“你、我、他”人本身,就会异化为意识形态中的“你、我、他”身份人,或人身份。这时,人们不得不时刻分清人本身之我,还是身份人之我,即现实之我和幽灵之我。在意识形态的中迷中,那个幽灵身份之我却成了现实之我的主宰、本质、真正之我。一旦某种意识形态成为社会公认,就成为统治的主导的意识形态。比如,一旦法律宣布通过和施实,罪犯这个身份人也就制造或发明出来了。法官宣布某人是犯罪,当事人也承认自己是犯罪之人。在现实社会分事生活这个唯一的社会形态上,意识工厂制造和发明出来了许许多多当事人中迷其中的意识形态,这样的这个唯一性就淹没在意识形态的汪洋大海之中了。(续)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1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