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意识形态批判 查看内容

郭松民 | 学点哲学:阴谋论辨析

2018-10-20 09:38|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84| 评论: 0|原作者: 郭松民 |来自: 郭松民 微信公众号

摘要: 郭松民 | 学点哲学:阴谋论辨析“阴谋是存在的,但阴谋论是错误的。”01—上个月,是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发生47周年,关于这一事件的各种阴谋论解释又开始在各个微信群、朋友圈流传。最离奇的说法是共济会联手 ...

郭松民 | 学点哲学:阴谋论辨析

 

“阴谋是存在的,但阴谋论是错误的。”

 

01

 

上个月,是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发生47周年,关于这一事件的各种阴谋论解释又开始在各个微信群、朋友圈流传。最离奇的说法是共济会联手其在中国的内应,蓄意清除中国的重要领袖人物,林彪仅仅是第一位。

这当然是荒诞不经的。

“九一三”事件,虽然还有一些细节有待进一步厘清(比如三叉戟上黑匣子的内容),但整体的脉络与性质是清晰的。事件发生时,毛主席仍然健在,处理和定性也都是毛主席亲自掌握的。

“九一三事件”的种种阴谋论解读,不过是这些年来流行的花样繁多的阴谋论一角。

不久前,有人清点畅销书,列出一份以阴谋论作为基本分析工具的书单:《货币战争》、《石油战争》、《谁在真正统治世界?》《高盛猎杀中国》、《美元大崩溃》、《世界级阴谋》、《低碳阴谋》、《产业链阴谋》、《高盛阴谋》、《华尔街阴谋》、《新帝国主义在中国》、《货币阴谋》、《阴谋与财富》、《被绑架的中国经济》……

这尚且仅仅是经济领域,如果拓展到政治、历史、文化等领域,各种以阴谋论为基本分析工具的论述可谓浩如烟海。

 

02

 

阴谋论在中国大行其道,有两位学者起的作用最大:

一位是宋鸿兵。他的《货币战争》首开用阴谋论分析重大经济社会现象的先河,其中关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统治世界阴谋的描述,令许多人读者在“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另一位就是我非常尊敬的何新教授。他的《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一书具有非常强的解释力,似乎能让读者一下子简单明了地看清“历史真相”。

书中这样描述共济会——

一个隐身但却具有惊人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力量的地下跨国组织、一个手眼通天的超级怪兽、一个存在于欧美社会金融、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高层的神秘国际组织——共济会;

400年来与发生在欧美及世界范围内的重大事件紧密联系在一起,逐渐引起世人的瞩目;

集金融、政治和意识形态于一身,隐秘遥控着重大国际事件,成为共济会最显著的特征;

它既不代表某一种具体的宗教,也不曾附身于某一个具体的国家政权,却对每一个影响巨大的国际事件拥有无与伦比的干预能力。

……

太可怕了。

但我在阅读时,一个无解的困惑在于这本书始终没有讲清楚共济会是如何做到让“一小群神秘人物幕后操纵了所有事件”,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做到让众多身居高位掌握大权、拥有亿万财富的会员死心塌地为幕后的一小撮人工作。

03

 

行文至此,该给阴谋论下一个定义了。

什么是阴谋论?

在学术上,阴谋论是指一种特定的相信某一个强大的团体或组织通过秘密计划和有意的隐蔽行动,制造、引起并掩盖一个非法或有害行动产生的解释理论。

相信阴谋论的人有一个突出特点是信念固执。无论如何去解释,辩论,给出证据,他们都毫不动摇,甚至反而认为这些反对意见“恰恰证明自己是对的”。

 

04

 

下一个问题是:阴谋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市场?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坚信阴谋论?

一个基本规律是,越是远离权力中心的人群,越容易相信阴谋论。

为什么呢?因为权力中心(无论是政治权力中心还是经济权力中心)做出了一些决定,这些决定影响了自己的命运,但自己对这些决定的决策过程与背景完全不了解,于是就怀疑背后一定有阴谋。有了这样的心理做铺垫,就极易被阴谋论俘获。

阴谋论回答并完美解释了人们对“黑幕”背后发生的可怕阴谋的猜测,这使自己得到了一定的安全感——终于不再是完全被蒙在鼓里了。

阴谋论还使人们感到宽慰,使人们“理解”了自己的处境,接受了自己的无力状态,消除了焦虑感——既然存在一个无所不能的阴谋中心,那么焦虑反而毫无必要了。

这是许多人不愿意放弃阴谋论的原因——如果放弃了阴谋论,就失去了对事态的“掌控”,就不得不重新回到焦虑中。

05

 

现在从哲学的角度对阴谋论做一点辨析。

对待阴谋或者阴谋论,正确的态度是:承认阴谋是存在的,但阴谋论是错误的。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早就对一切历史事件提供了科学的解释工具——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物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事物之间内在的和本质的联系。就人类社会来说,

“认为一切重要历史事件的终极原因和动力是社会的经济发展,它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改变,它是由此产生的社会被划分为不同的阶级,也是这些阶级互相博弈的结果。”

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可以反作用于物质或者存在。

为什么承认阴谋的存在呢?

因为阴谋无非是一种意识,是一种“主观能动性”,和存在与规律相比,这是属于第二性的东西。阴谋所产生的作用,不可能超越历史规律所允许的范围,更不可能改变或制造规律。

阴谋论则是把阴谋看成了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可以超越规律,甚至创造规律。由于否定了客观规律的存在,否定了人是可以认识并且把握规律,所以阴谋论无疑是一种唯心论,也是一种不可知论。

就对人类认知的作用而言,阴谋论就像是毒品,它可以在短时间内你产生快感,似乎使你洞悉了世界,但不旋踵就会让你陷入到更深的黑暗深渊之中,更加无助、更加恐惧。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阴谋论的另一个特点是把事物之间表面的、偶然的联系,当成了内在的、本质的联系,进而得出荒诞的结论。

 比如说,晚上你在阳台上活动,吹了一声口哨,这时候天空划过一颗流星。

口哨和流星有没有联系呢?有的。“吹口哨的同时流星划过”就是两者之间的联系。但这种联系纯粹是表面的、偶然的联系。因为无论你吹不吹口哨,流星都会出现。

然而一个标准的阴谋论者则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你吹口哨的同时出现一颗流星呢?这背后难道没有什么阴谋吗?”

概括来说,阴谋论既是唯心主义,也是形而上学。它不能使我们认识真理和规律,反而使我们距离真理和规律更加遥远。

从政治上来说,把阴谋论作为一个基本的分析工具,还会使我们失去阶级视野,而把注意力转向非阶级的、超阶级的“阴谋集团”,进而在斗争中迷失方向。

06

 

1851年,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建立军事独裁政权,第二年,波拿巴宣布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并加冕为皇帝,称拿破仑三世。

对这一“震撼性”的历史事件,马克思运用历史唯物论作为分析工具,写出了不朽名著《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这部著作被恩格斯称为“一部天才的著作”。马克思就像在空中俯瞰大地那样,精准剖析了事件的全部前因后果。

同一时期法国的伟大作家雨果写的《小拿破仑》和空想社会主义者蒲鲁东写的《政变》,由于把历史事件看成纯粹是个人阴谋的产物,则产生和他们的希望完全相反的效果。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

“维克多·雨果只是对政变的负责发动人作了一些尖刻的和俏皮的攻击。事变本身在他笔下却被描绘成了晴天的霹雳。他认为这个事变只是一个人的暴力行为。他没有觉察到,当他说这个人表现出了世界历史上空前强大的个人主动作用时,他就不是把这个人写成小人而是写成伟人了。

“蒲鲁东呢,他想把政变描述成以往历史发展的结果。但是,他对这次政变所作的历史的说明,却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对政变主人公所作的历史的辩护。这样,他就陷入了我们的那些所谓客观历史家所犯的错误。”

相反,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则是说明法国阶级斗争怎样造成了一种条件和局势,使得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有可能扮演了英雄的角色。”

马克思的分析与结论,经过了100多年时间的淘洗,仍然熠熠生辉,散发着真理的光芒!

 

07

 

我们必须抛弃阴谋论,或者只在娱乐领域里使用阴谋论。

我们必须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我们分析一切社会历史现象最基本的方法论,这是我们正确认识社会和历史的基本前提。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