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治经济学批判 查看内容

弗·恩格斯:论住宅问题(十三)

2018-5-14 10:44| 发布者: 六鷁退飞| 查看: 277| 评论: 0

摘要: 弗·恩格斯 论住宅问题 不过,必须指出,由劳动人民“实际占有”一切劳动工具和全部工业,是同蒲鲁东主义的“赎买”办法完全相反的。如果采用后一种办法,单个劳动者将成为某一所住宅、某一块农民土地、某些劳动工具 ...

·恩格斯

论住宅问题[223]

   不过,必须指出,由劳动人民实际占有一切劳动工具和全部工业,是同蒲鲁东主义的赎买办法完全相反的。如果采用后一种办法,单个劳动者将成为某一所住宅、某一块农民土地、某些劳动工具的所有者;如果采用前一种办法,则劳动人民将成为全部住宅、工厂和劳动工具的集体所有者。这些住宅、工厂等等,至少是在过渡时期未必会毫无代价地交给个人或协作社使用。同样,消灭土地私有制并不要求消灭地租,而是要求把地租——虽然是用改变过的形式——转交给社会。所以,由劳动人民实际占有一切劳动工具,无论如何都不排除承租和出租的保存。

  一般说来,问题并不在于无产阶级在取得了政权之后,是否简单用暴力夺取生产工具、原料和生活资料,或是立刻为此付出报酬,或是分期付款逐渐地赎买这些财产。企图预先回答和针对一切可能场合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制造空想,这种事情我情愿让别人去做。

    我不得不花费这样多的笔墨纸张,才穿过了米尔柏格的重重附带条件和遁词,终于达到米尔柏格在自己的答复中竭力避免涉及的问题的要点。

  米尔柏格在自己的文章中说了些什么肯定见解呢?

  第一,房屋、建筑用地皮等等的原来费用同它的现今价值间的差额,照理应该属于社会。用经济学术语来说,这种差额就是地租。蒲鲁东也想把地租交归社会,这点我们在他的革命的总观念1868年版第219页中可以读到。

  第二,住宅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使每个承租人都成为自己住宅的所有者。

  第三,这种解决办法应借一种规定把支付房租变为支付住宅买价的法律来实行。——第二第三两点都是从蒲鲁东那里抄袭来的,每个人都能在革命的总观念199页及以下各页中看出这点,而且那本书第203页中甚至还有完全编好了的有关的法律草案。

  第四,借一种过渡法律把资本生产率的双角握住加以驯服,根据这种法律先把利率降低到一厘,以后还要继续降低。这同样是从蒲鲁东那里抄袭来的,在总观念182186页中可以详细地读到这点。

  关于这几点中的每一点,我都引证了米尔柏格抄本所依据的蒲鲁东原书的段落。现在我要问:我是否有权把一篇贯穿着蒲鲁东主义的文章的作者,一篇除了蒲鲁东主义观点外一无所有的文章的作者,称为蒲鲁东主义者?但是米尔柏格最抱怨我的,就是我一碰见蒲鲁东所特有的某些说法就称他为蒲鲁东主义者。恰恰相反。一切说法都是米尔柏格的,内容则是蒲鲁东的。而当我随后用蒲鲁东的话来补充蒲鲁东主义的论文时,米尔柏格就埋怨说我把蒲鲁东的古怪观点悄悄加到他头上了!

  那末我对这个蒲鲁东主义计划提出了什么反驳意见呢?

  第一,把地租转交给国家,就等于消灭个人土地所有权。

  第二,赎买出租住宅并把住宅所有权转交给原来的承租人,根本不能触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第三,在现代的大工业和城市发展情况下提议这样做是既荒谬又反动的;恢复各个人对自己住宅的个人所有权,就是后退一步。

  第四,强制降低资本利息,丝毫也不会侵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反,如高利贷法所证明的,这是既陈旧而又不能实现的办法。

  第五,房屋的租金决不会随着资本利息的消灭而消灭。

  对于第二点和第四点,米尔柏格现在已经表示同意了。对于其余各点,他无一字反驳。而这恰好是正在争论的几点。但是,米尔柏格的答复并不是反驳;他极小心地回避了一切正好具有决定意义的经济学方面的问题;这个答复不过是个人的怨言罢了。例如,他埋怨我预料到了他对其他问题如国家债务、私人债务、信用问题所提出的解决办法,并且说他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到处都会是像在住宅问题方面一样,即废除利息,把支付利息转变为清偿资本,宣布实行无息信用。虽然如此,我现在仍愿意打赌说,如果米尔柏格的这些文章公布于世,它们的内容本质上将与蒲鲁东的总观念(信用——182页,国家债务——186页,私人债务——196页)相符合,正如他的关于住宅问题的文章与我从同一书中所引证的各段相符合一样。

  米尔柏格就此教导我说:这些问题,——即捐税、国家债务、私人债务和信用问题,加上公社自治问题——对于农民和乡村宣传都极其重要。我对于这点大体上表示同意,但是,(1)我们直到现在并没有谈到过农民,(2)蒲鲁东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也如他对于住宅问题的解决办法一样,在经济学上是荒谬的,并且在实质上是资产阶级的。米尔柏格暗示说我不认为必须吸引农民加入运动,对于这一点我无须为自己辩白。但是,企图为此目的而向农民推荐蒲鲁东式的江湖医术,我总认为是蠢事。德国还存在很多大田庄。按照蒲鲁东的理论,所有这些田庄都应该分割成为细小农户,这种办法在现有的农业科学状况下并且在已经有法国和德国西部施行小块土地所有制的经验之后,乃是一种完全反动的措施。相反,现存的大土地所有制将给我们提供一个良好的基础来由组合工作者经营大规模的农业,只有在这种巨大规模下,才能应用一切现代辅助工具、机器等等,从而使小农明显地看到基于组合原则的大规模经济的优越性。在这方面走在其他一切社会主义者前面的丹麦社会主义者,早已认清这一点了。[256]

  至于责备我似乎把现代工人住宅的惨状看做没有什么意义的琐事,我也同样无须为自己辩白。据我所知,我是第一个用德文把这种惨状按其在英国那样典型发展了的形式描写出来的人,而这并不是像米尔柏格所说的那样是因为它们损伤了我的法权感——谁要是想把一切损伤自己法权感的事情都写成文章,那他就不胜劳碌了,——而是如我在这本书的序言[257]中所指出的那样,想通过描写现代大工业所造成的社会状况来给当时刚产生的徒托空言的德国社会主义提供一个事实的基础。但是,我的确丝毫没有想到要解决所谓住宅问题,正如我并不想从事解决那更为重要的食物问题的细节一样。如果我能指出我们现代社会的生产足以使社会一切成员都吃得饱,而且有足够的房屋使现在就有可能供给劳动群众以宽敞和合乎卫生的住所,那末我就已经很满意了。至于凭空推想未来的社会将怎样调整食品和住宅的分配,——这就是直接陷入空想。从研究以前各种生产方式的基本条件出发,我们顶多只能断定: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倾复,旧社会所特有的一定占有形式就将成为不可能的了。甚至过渡的措施也是到处都必须适应当前存在的关系;这些措施在小土地所有制的国家里和在大土地所有制的国家里将大不相同,等等。企图单独解决像住宅问题之类的所谓实际问题会得到什么结果,米尔柏格本身的例子表明得最好不过了,他首先用了28页的篇幅来详细说明解决住宅问题的全部内容包括在赎买这个名词中,后来他被逼得走投无路时,就开始迷乱地唠叨:在实际占有房屋时劳动人民究竟将崇拜赎买办法或是其他某种剥夺方式,这其实还是很成问题的。

  米尔柏格要我们实际些,要我们在面对现实的实际关系时不要仅仅提出死板的抽象的公式;要我们脱离抽象的社会主义,接近一定的具体的社会关系。如果米尔柏格自己这样做了,那他也许对运动会有很大功劳的。要知道接近一定的具体的社会关系的第一步就是研究这些关系,考察它们之间的实际的经济联系。但是我们在米尔柏格那里看见的又是什么呢?看见了整整两个论点,即:

  (1住宅承租人对房主的关系,完全和雇佣工人对资本家的关系一样。

  我在前面,在单行本第6页[注:见本卷第240241页。——编者注]中,已经证明这意见是完全不对的,而米尔柏格则对此根本无言可驳……

  (2必须〈在进行社会改革时〉握住双角加以驯服的那头牡牛,就是自由主义政治经济学学派所谓的资本生产率,这个东西实际上并不存在,但它却以其假想的存在来掩盖一切压迫现代社会的不平等现象。

  因此,必须握住双角加以驯服的那头牡牛实际上并不存在,因而也就没有双角可握。全部祸害并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在于它的假想的存在。虽然如此,所谓的生产率(资本生产率)却能神妙地在地面上建造房屋和城市,而这些东西的存在绝不是假想的(第12页)。一个虽然也很熟悉马克思的资本论但对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关系却这样不可救药地胡说乱扯的人,竟敢以向德国工人指示新的更好的途径为己任,并且自命为至少大体明白将来社会结构的建筑师

  没有人比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更加接近一定的具体的社会关系了。他用了25年功夫来从各方面研究这些关系,而且他的批判工作的结果到处都包含有种种在现今一般可能实现的所谓解决办法的萌芽。但是朋友米尔柏格认为这还不够。这一切都是抽象的社会主义,死板的抽象的公式。朋友米尔柏格不去研究一定的具体的社会关系,却满足于阅读蒲鲁东的几卷著作,这几卷著作丝毫没有告诉他一定的具体的社会关系,可是却给予了他消除一切社会祸害的很确定的具体的神奇药方。米尔柏格于是把这个现成的拯救社会计划,把这个蒲鲁东体系奉送给德国工人,借口说他想抛弃体系,而说我则选定了相反的途径!要理解这点,我就只得假定我是瞎子,米尔柏格是聋子,我们彼此根本讲不通。

  够了。这场论战即使没有任何其他的益处,无论如何总有一个好处:它表明了这些自命为实际的社会主义者们的实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消除一切社会祸害的实际建议,这些社会的万应灵丹,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那些当无产阶级运动还在幼年时出现的宗派创始人制造出来的。蒲鲁东也是其中之一。无产阶级的发展把这些襁褓扔在一边,并在工人阶级本身中培养出一种认识:再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些预先虚构出来适用于一切场合的实际解决办法更不切实际的了,相反地,实际的社会主义是在于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各个方面的正确认识。对具有这种认识的工人阶级说来,要在每个具体场合决定应该反对哪些社会机构,以及应该怎样进行自己的主要打击,无论何时都是不会发生困难的。

                                 完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